当前位置: 首页 > 言情 > 季影后开始搞事业了

《季影后开始搞事业了》

第3章 三年没有性生活

作者:安鸽鸽 分类: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23 14:29

思绪拽回,季凉舒收回了目光,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放在了侍应生的盘子上。

两人联姻本就是双方家庭利益最大化的选择,对她来说,虽然顾易之在她眼中并没有那么称心如意。可像她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,从懂事开始就有了婚姻难以自主的自觉,毕竟也没有端起碗吃饭,放下碗就要追求爱情追求自由的道理。

她也不是没有反抗过,也曾偷尝禁果,却不曾想给她带来灭顶般的痛苦。

想起那段经历,她左心房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“我倒是听说今天晚宴京森集团要宣布一件大事情,可能是太子爷回来了!”

“太子爷?我怎么没听说京森集团还有什么太子爷?”

“因为是独生子啊!听说还是个病秧子,一直都在国外养病,陆家藏的严实,从来都没有公开过,而且前几年一直都在欧洲开拓市场,现在海外稳定下来了,准备回国接手了。”

“是啊!我也听说了!一回来就直接接手集团!听着就很霸气!”

一声声向往迷恋的声音此起彼伏,却不知谁现实的提到。

“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,就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,万一是个秃顶的或者大腹便便呢?”

“也是啊,这种人应酬肯定少不了,要真是大腹便便的地中海可就可惜了。”

紧接着又是一声接一声的叹气。

“凉舒,你见过陆家的太子爷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她淡淡回答道。

几人也看得出来季凉舒对这种话题兴致缺缺,甚至还有几分的心不在焉。

“没事,反正一会就能看到了!”

见状,有人连忙不着痕迹的跳过了话题。

季凉舒也不知为何,今晚心情格外有些烦闷,平常的她向来都是滴酒不沾。

不过也还好,晚宴的红酒没有什么度数,大部分也只是一些口感粗劣的果酒。

冰凉的红酒划过喉头,口齿留下的醇香稍稍压住了她心头涌出的那股烦闷。

“凉舒!”李会长身着暗黄金纹旗袍,一脸笑意的走到她面前,语气和蔼:“好久不见了,越发出挑了!”

簇拥在季凉舒身旁的几人看到李会长,连忙打了声招呼后,也知趣的闪开了。

季凉舒弯眼一笑:“李阿姨也是越来越年轻了!”

“就你会说话!”李会长调侃:“这次的晚宴可真是托了你的光啊,来了这么多媒体!”

季凉舒也不谦虚,调皮的眨了眨眼:“下次需要排面的事情你就叫我好了,随叫随到!”

李会长的夫家是白家,白家的阔森医疗是京都医疗的龙头集团,手握整个京城的医疗资源,几乎所有医院的器械能来源于阔森医疗。

而李会长的身份自然是德高望重!

其次,李会长是她从小亦亲亦师的长辈,也是为数不多对她好的人。

李会长看着眉目乖顺的姑娘,心底一片感慨。

如果季凉舒没有跟顾家联姻的话,她本来是想将自己侄子介绍给她的。

毕竟凉舒在她眼中品行德艺都是过得了关的,只是……

虽然觉得十分的惋惜,但联姻的事情也不是她能插手,这牵扯到背后的巨大利益。

顾家的那个孩子,她一眼就能看出来,不是什么好人。

李会长宠溺的捏着她的脸蛋笑道:“你倒是不谦虚,一会我给你介绍人,好好认识认识。”

季凉舒眉眼弯了弯,点头应道:“好,您去忙吧不用管我!”

“拍卖会一会儿就开始了,有什么需要就叫我!”

简单的晚宴过后就是接下来的慈善拍卖会,一部分人开始移步到一旁小厅中。

季凉舒抬步想走进去,被顾易之拦下,压低声音道:“季凉舒,录像的事情我们谈谈?”

季凉舒不着痕迹的躲开男人的触碰,半眯着眸子: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本来就跟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,虽然她清楚两人之间只是联姻。

可跟她的妹妹勾搭上,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脸吗?

季娇娇从小跟自己不对付,这是整个京城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,但凡他换个别人自己都没意见。

原本压下的那股烦躁又涌了上来,可能是刚刚喝的那几杯红酒的原因,她脑袋也变得晕乎乎起来,身体也有些燥热。

“季明舒你最好清楚明白,我们两个人之间只是联姻,如果视频流露出去对你我都没好处,你们季家的南湾项目没有我们顾家早就资金断链烂尾了!”

“南湾项目中顾家没有获利吗?你们顾家不也利用我的身份获得了热度不是吗?”季凉舒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轻扯嘴角。

南湾项目是季家去年在南湾区做的旅游开发项目,就算没有顾家的第三轮融资,也早晚会有人买单。

季家本就是做房地产起身,旅游产业基本是没有涉及的,而顾家在旅游产业中是佼佼者,加上雄厚的资金背景,季家才选择最佳的合作伙伴。

双方本来就是共赢,在顾易之嘴中反倒成了季家占了他们天大的便宜?

顾易之瞬间无话可说,一时竟也想不出反驳的话。

他原本以为季凉舒只是一个被季家用钱养出来的花瓶,没想到竟然如此尖牙利齿。

季凉舒懒得再多说废话,脑袋感觉愈发的发胀了,甚至眼神都变得有些飘忽。

她需要出去醒醒酒,那酒的后劲有点太大。

与此同时,门外。

一辆黑色迈巴赫低调的驶了进来。

焦急等在酒店门口的一行人,看到车子的到来,为首的那人急忙跑上前,利索的打开了车门。

“先生!李会长在等您!”

“嗯。”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,随后,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从车内弯腰钻了出来。

季凉舒眯着眼睛走到门口的时候,脚下的步伐都已经有些发飘了。

她远远的就看到门口那一道清隽的身形格外熟悉,可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季凉舒太想出去透透气了,她低头,黑而长的黑发遮挡了她大部分的脸颊,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几分。

“唔!”

没注意看路,她迎面撞进一具坚硬的胸膛里,本就发飘的脚步瞬间一软。

倏然,腰间横过一把强有力的手臂,将她整个人捞了回去。

季凉舒下意识紧紧攥住了他的衣服,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熟悉的沉木香的甘冽清冷气息在鼻尖萦绕。

她仰头,黑丝从脸颊滑落露出那张明艳美丽不可方屋的脸蛋,那道清隽的身形狠狠的一僵!

季凉舒费力的睁开逐渐沉重的眼皮,入目那张熟悉的脸庞。

倏然,轻轻一笑,那笑容包含着几分艰涩和嘲讽。

她肯定是醉了,肯定是醉了。

怎么可能会是他!

季凉舒暗暗发誓,今后再碰一滴酒,让她三年没有性生活!

刚发完誓,她感觉得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,眼皮也像是灌了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