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言情 > 季影后开始搞事业了

《季影后开始搞事业了》

第1章 她的孩子

作者:安鸽鸽 分类:言情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23 14:29

榆城,冬季。

寒风凛冽,万物肃杀。

医院妇产科的走廊外。

季凉舒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几分,只露出精致的下巴,她一手拿着化验单,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已经隆起的肚子。

突然,肚子里面的宝宝轻轻的动了动,掌心传来的动静让季凉舒眸底的母爱瞬间泛滥,她唇角上翘,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,露出小酒窝。

已经八个月大了,宝宝很健康,再等几个月,等把他生下来,就可以出国就去找他爸爸了。

想到远在大西洋的陆斯琛,季凉舒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憧憬。

这个孩子是个意外,如果被家里人知道,恐怕留不下来。

所以,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宝宝的事情,这段时间更是不敢跟远在国外的他联系,生怕被定位到了位置。

季凉舒小心翼翼的收好化验单,确保自己包裹的严丝合缝后,才谨慎的走出医院。

榆城是远在京城的一个小县城,交通信息并不发达,季凉舒路过报亭时,无意扫了眼放在旁边的报纸,瞬间,身体僵硬。

整张报纸被一个硕大的标题侵占,标题下还放了一张自己的照片。

《京城季家大小姐离奇失踪,提供线索悬赏一百万》

季凉舒眼皮跳了跳,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心口不受控制的“嘭嘭”直跳。

下一秒,轮胎刹车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的摩擦声,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。

没等季凉舒反应过来,一块湿手巾迅速的捂住了她的嘴巴,头顶被罩住了一块黑布。

“唔……”

季凉舒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用力的挣扎。

根本不给她大声呼救的机会,季凉舒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大街上消失了身影。

等她恢复光明后,已经被带到了一家私人诊所的门口。

“你们是谁?干嘛要把我带到这里来?”

“我们是季先生派来的,负责拿掉您肚子里的孩子,然后带您回家。”

两名穿着黑色西服,面容严峻冷漠的人,一前一后拽住了季凉舒的胳膊,就要往诊所里拖去。

“不要!”季凉舒满眼震惊惶恐,拼命的护住肚子,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,不能拿掉她的孩子!

“抱歉,我们只是奉命行事。”嘴上说着抱歉,可眼底全是毫无感情的冷漠。

不!不可以!

这是她的孩子!

已经八个月了!谁也不能动她的孩子!

谁也不能!

季凉舒浑身的血液顿时逆流,眼睛猩红,歇斯底里的拼命挣扎,往往在这个时候爆发力很强!

“这是季先生的命令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不行!谁也不许动我的孩子!”

季凉舒眼睛通红,拼了命的挣扎着,低头狠狠的在男人手臂上咬了一口。

男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,甩开了手,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照片,递给了她。

“季小姐,这是季先生托我给您的。”

季凉舒看着照片上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的俊男靓女,男人望向女人的眼眸里充满着无限的温柔,这是再普通不过的情侣合照。

但是照片里的男人,是她的暗恋了四年的男友,陆斯琛!

季凉舒大学时就倾心于他,他大学实习结束后,被公派去往了国外留学。

为了他,不惜跟家族决裂,为了不被家里人发现,她还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准备悄悄的生下肚子里面的孩子。

可是……他却在国外有了别的女人?

季凉舒呼吸一紧,捏着照片的指尖因为用力而开始泛白。

她嘴唇颤抖,脸色苍白,浑身发冷。

“不可能……绝对不可能,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我要跟我爸打电话!”季凉舒挣开他们,退后一步。

男人没有拒绝,拨通了电话,打开了免提。

“季凉舒我警告你!你跟那个人的孩子必须拿掉!没得商量!”电话那头传来冷漠苍劲的声音。

“我季家金枝玉叶的养你二十年,不是让你跟一个穷小子去结婚的。”

“我已经告诉了陆斯琛这个孩子的事情,他亲口跟我说他不要这个孩子!为了一个那样的男人跟家里闹掰有什么好处?别忘了,你是要跟顾家联姻的!”

“我派人去找他的时候,发现他在国外已经有了新的女友,那两张照片就是证据!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?你以为有了孩子就能将一个男人绑在身边了吗?人家现在有了新女朋友,你就是个笑话,是个小三!我们季家丢不起这个人!”

一句句刺耳不堪的数落声,从冰冷的话筒传到了季凉舒的耳朵里。

她指尖发颤,呼吸紧促,脑子里一片空白,到后来,季城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,耳旁只有“嗡嗡”的声响。

季凉舒手臂无力的滑落下来,低头垂眸,整个人安静的像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。

是啊……

陆斯琛都有了新的女朋友,那她算什么?

她为他所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?

可笑!

季凉舒唇角轻扯,勾起一抹讽刺而又冰凉的笑。

到底……还是她错付了。

季凉舒被按在了手术台上,一名女医生面色冷漠的站在手术台前。

手术台上白炽光照得她眼睛酸疼,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那句,他亲口说的不要这个孩子。

可这个孩子是她的!

凭什么他说了不要这个孩子!这个孩子就必须拿掉?

他不要!她要!她空洞无神的眸子瞬间恢复了意识!

季凉舒浑身血液逆流,眼底多了一抹决绝,趁着女医生扭头调配药物时,她一股脑的猛冲出去手术室。

“妈的!”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,看到又跑出来的季凉舒,脑袋发疼。

肚子里有个孩子,再加上行动不便,季凉舒连跑到楼梯的功夫都没有,就被抓了回去。

男人动作粗鲁的薅住了她头发,往手术室拖去。

“放我走!我不允许你们伤害我的孩子!”

季凉舒拼了命的挣扎反抗,她不允许任何人动她的孩子!

谁也不行!

男人被她反复的挣扎激怒,直接反手将她打晕。

季凉舒只感到脑袋钝钝的疼,倏然,眼前一黑,失去知觉昏了过去。

陆斯琛,你的心是真狠!

如果,再给她一次选择,她宁愿自己没有遇见他。

她也永远不会爱上他。

她想起恋爱时陆斯琛的甜言蜜语跟海誓山盟,他细心的规划着两人的未来,这一切无论让谁看起来期待又让人憧憬。

可是现在,全都成了他的虚情假意,她的笑话。

潜意识中,季凉舒感受到冰冷的仪器仿佛穿透了自己的身体,肚子里传来阵阵痛楚,那条小生命仿佛在一点点的抽离消失……